大漢溪

拜河流之賜,舟楫之便,漳州人開發了大溪,但令其興盛者則不能不提及新莊林本源家族。
新莊的林本源家族與大溪的瓜葛起因於種族不合的械鬥,械鬥並非發生於大溪,卻將牽動了大溪後來的發展。嘉慶年間臺北盆地爆發的漳泉械鬥,使新莊的漳州籍豪富林本源家為避開連續數度的嚴重械鬥,於嘉慶二十三年(1818年)舉家遷居大姑陷,於此建立林家大宅「通議第」與一座佔地四甲多的方型石城。另一方面林本源家族也收買別人的墾權成為大租戶,為便利開墾便開鑿龍過脈埤及新埤(現今慈湖一帶)引水灌溉,大溪至此跳脫過去以家族為主的小型經營之墾荒方式,奠定了大溪日後的農業發展基礎。林家在大溪的商業行為,則利用到淡水河帆船水運的便利,以此經營米、鹽、木材運輸事業。大溪在嘉慶至道光年間的發展有長足的進步,嘉慶十五年(1810年)時粵人朱觀鳳開墾三層庄(現今福安、美華、新峰里一帶),那時的大溪尚無街市,僅有上街陳漳合、下街李全興等二、三家店屋棋布其間,但至道光年間經林本源家族的開發,街市較為完整戶口與日俱增,上、下兩街(現今和平路)就是在這個時候發展完備的。同時期大溪的製樟腦業、茶業也頗為興盛,是時農工兩業交相發展,大溪愈益繁榮。

「崁津歸帆」的盛況
爾後板橋林家巨宅完工,林本源家族舉家遷走,大溪發展至此形成嚴重的斷層。大溪之後能再顯風華得歸功於劉銘傳,光緒十二年(1886年)劉銘傳大力策劃開發山地,設北路撫墾局於大嵙崁,派軍隊駐防山區,使移民能免受生番威脅致力墾殖;光緒十六年(1890年)又設北路磺腦專賣局,創造大嵙崁樟腦事業的第二春。大嵙崁這個地理位置偏僻的小鎮躍升成為台灣最內陸的河港佔盡地利之便,成為當時復興、龍潭、關西、竹東等地,附近山區的特產如荼葉、樟腦、木材等物的集散地,更扮演淡水河發展史中的重量級角色。
光緒十八年到二十三年(1892~1897年)是大嵙崁船運的黃金時代。當時大溪以發達的航運、豐富的物產吸引大批製腦、製茶及運輸業者湧入大溪。由於大嵙崁溪的水道至大嵙崁皆利舟楫,因此帆船可以從淡水、大稻埕、艋舺、新莊、三角湧一直開到大嵙崁,沿途自然是萬商雲集,帆船載運貨物輸出的景色形成所謂「崁津歸帆」的勝景。當時集聚於大溪的英國人、西班牙人、華僑及台北的大商巨賈競相設立洋行,數量有三、四百之譜,大多位於現在的和平路、中央路及中山路上。在大嵙崁最風光的這個黃金年代,當時的臺灣巡撫唐景崧認為大嵙崁已經是臺灣的重要商港卻僅設立撫墾局管理不符身份,因此在光緒二十年(1894年)改北路撫墾局為南雅廳,廳治就設在大溪。當時的情形大概就像現在的一個鄉鎮升格為院轄市一般,但隔年(1895年)臺灣就割讓給日本,大溪隨著歷史走到了另一個統治時期。

淡出河運舞台 大溪褪盡霓牚
經過日軍毀街的災難,大溪人很快地於殘瓦碎礫中重建街區,也讓大溪有機會重見商業。
完成政權轉移後,日本人接續光緒年間大溪在樟腦、茶葉、山產運輸事業的高峰,設立桃園廳支廳於大溪,除開墾山地外,同時繼續發展大溪原有的產業,煤礦的開發也小有規模。
1903年日本人在大溪成立「桃崁輕便鐵道會社」又架設桃園到大溪的臺車軌道,方便大溪物資的對外運送。但美人難免遲暮,曾經萬商雲集、貿易鼎盛的大溪繁華不過二十年,大溪的交通地位遭逢海陸夾殺。陸上是因民國初年桃園輕鐵公司提高運費,導致煤礦礦主的不滿,自行舖設了自三民直達三峽、鶯歌的鐵道,其後在商業考量下不少地方人士、日方會社紛紛在各地舖設的道路和輕便鐵道,嚴重影響大溪的交通優勢。在水路方面則是大溪出現所有河港衰退前的警兆-泥沙淤塞,西元一九三○年後開墾過度的大漢溪泥沙淤了河道,漸漸不利船行日復一日,接著高雄、基隆的開港使淡水河帆運漸衰,於是大溪跟著整條淡水河的河運逐漸沒落。

達文西瓜